nb88新博最新版APP

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欢迎光临扔书网!
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玄幻小说 > 大千劫主 >

第2084章 风往何处 往过去吹 往未来啊

    金色的寰宇中,蓝光暴起,剑芒贯穿苍穹,瞬斩天道,瞬凝时空。

    完成这一切,韩秋只用了一个呼吸。

    而一切呼吸之后,那恐怖的杀意,才蔓延至整个寰宇,然后透出寰宇,又湮灭了一片又一片大衍。

    “我的韩秋,她是另一个奇迹。”

    辜雀漫挥热泪,忍不住狂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也感受到了这一股杀伐之气,简直是通天彻地,震撼古今。

    “以杀伐之道,成万道鸿蒙至尊。”

    一号激动得语无伦次,不禁大吼道:“亘古未有,亘古未有啊!”

    无上天尊喃喃道:“大千寰宇诞生了第五位万道鸿蒙至尊,在如此关键,如此绝望的时候,她的降临,绝对是奇迹!”

    “一个至尊,创造了三个亘古未有!”

    星尊长发飞舞,大声喊道:“她是亘古第一个以杀伐之道成就万道鸿蒙至尊的伟大强者!”

    “她是亘古第一个在万道鸿蒙至尊大道的笼罩下,还能突破桎梏,成就尊位的伟大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她也是亘古第一个,在枯寂到尽头之时,成就万道鸿蒙至尊的伟大强者。”

    二号道:“不错!我们成就万道鸿蒙尊位,都是在相对繁华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而她竟然在枯寂尽头成就尊位,这说明,她的实力恐怕难以想象,超越我们其中大多数啊。”

    一号苦笑道:“何止是大多数,诸君,别忘了她是杀伐至尊。”

    “有谁愿意和一位杀伐至尊战斗吗?她的实力,怕是仅次于神雀啊!”

    “或许牺牲的鸿钧和石尊,也能压她一头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,怕是做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星尊深深叹了口气,道: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,她似乎与神雀一般,才一亿多岁,简直是天资卓绝,万古难遇啊。”

    一号愣了愣,疑惑道:“嗯?等等!那位是神雀,那好像是你的妻子啊!”

    辜雀彻底放开了自我,大笑道:“不错,她是我的妻子,比我大几个月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号道:“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“你有着无上的造化,拯救寰宇纪元,开辟崭新纪元,贯穿古今,打通九幽,唤醒至尊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你令大千寰宇进化成了天衍大圆满寰宇,还经历了五千年蛰伏重生,于时空节点的交汇处复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多的造化,才走到如今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而她与你一般大小,又靠什么证得万道鸿蒙?”

    辜雀笑着,看向诸天至尊。

    似乎他们都有这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于是,他缓缓道:“你们足够了解我辜雀,却不够了解她。”

    “从枯寂世界神魔大陆开始,我崛起于微末,制霸于同辈,一直是同辈之中最出色的领头羊。”

    “而她,却一直压我一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了三个亘古未有,但韩秋的天赋,也是亘古未有。”

    “她曾因天赋过于恐怖,而遭苍穹嫉妒,被迫渡生死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命劫之境时,便因天赋,被诸天大空相境界的大梵天夺舍。”

    “她未至不朽,便能以因果之剑,杀伐之道,怒斩不朽。”

    “她虽是女子,却有着所有人难以企及的敏锐、冷静和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着深邃的眼光,宽阔的胸怀以及常人难以想象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二十出头的时候,就已然说出天地何小、我心何大之慨言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我年轻时候,引领者我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着不可思议的自律、刻苦和坚韧不拔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辜雀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在发光。

    他轻轻道:“她是韩秋,她本就拥有成为强者的一切品质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今天,是理所当然,比任何人都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一号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所知道的是,你被鸿钧杀后,三大至尊前往神雀星找事,她便当场突破至九五至尊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看来,她是很早就可以突破,只是一直在压制境界?”

    辜雀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着时空凝固的大千寰宇,隔着遥远的天地,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那颗飞扬的红痣。

    他轻轻道:“何必要在意那些?你看这世界,多美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诸君,你们莫非还没意识到吗?我们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成功了,多么轻松的五个字,但谁都知道,为此到底有多少人牺牲,付出了多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挥洒在了之前,此刻众人听到这句话,却是没有太激动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轻轻笑了起来,看着大千寰宇,就像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此刻没有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心满了,似乎又是空的。

    无数年来,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,而当希望实现那一刻,突然又觉得有些空虚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号才轻轻道:“我想,我该回我们的永恒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千寰宇,实现了它的轮回,回到了最年轻的姿态,它拥有了至少千亿年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而永恒寰宇,依旧处于枯寂的最深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成功了一次,就一定有经验可以借鉴,然后找到了属于永恒寰宇的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一号看向辜雀,道:“神雀,你说,我们永恒寰宇,可以复制大千寰宇的奇迹吗?”

    辜雀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奇迹无法复制,但我们已经成功了一次,就一定有办法成功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在未来的某一天,在永恒世界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也会有一个人诞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崛起,会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本质,然后拯救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一号欣慰地点了点头,他笑道:“我也相信会有那么一天,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,已经无法再走下去了,但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“未来是未知的,而有未知,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这茫茫的大衍,呢喃道:“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,无比期待。”

    诸天至尊轻轻点头,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自己的寰宇要拯救,他们也相信,希望就在未来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他们的笑意是无比慨然,无比轻松的。

    这是希望的笑容。

    辜雀道:“我们鞠躬吧,对鸿钧,对石尊,对虫尊,对牺牲的先辈们,对逝去的百姓们”

    “对一切为此做过努力的所有生命。”

    于是

    这群诸天万界最伟大的存在,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浩瀚的大衍,奔涌不息。

    他们如此伟大,而在这里,却又如此渺小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征服了大衍了吗?

    历史会留下答案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大衍依旧会流淌。

    救赎世界与生命,是伟大的真正主题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一切,所有的伟大,所有的意义,所有的所有

    辜雀都不想再考虑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要做自己渴望了一生的事——厮守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,打破了寰宇的壁垒,冲进了被凝固的时空中。

    浩大的佛音重新响起,离惘的金身法相并不威严,反而充满了柔和。

    或许这正是“众生本相”的真正法相。

    她依旧保护着这片世界的生灵,而如此伟大的保护,必然产生无比伟大的造化。

    这样的造化,超越了般若,也必然令她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真正的佛。

    或许在曾经的纪元中,提起佛,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智慧彼岸——般若。

    而在未来的时空中,提起佛,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,会是众生本相——离惘。

    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离惘并不会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大千寰宇是静止的。

    此刻它充满了生机,充满了年轻的气息,剧变与巨变产生的能量波动被凝固之后,像是刻在虚空上的烟花与焰火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辜雀眼中的美,却并非这种物景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虚空中,一个穿着宽大灰衣的女子静静伫立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高挑而纤细,灰衣遮不住那凹凸有致的姿态与动人的曲线。

    黑色的头发如流瀑,飘摇着,垂到了腰下,不受时空桎梏。

    肌肤白皙,晶莹剔透,所以那颗红痣是那般显眼,那般独特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是蓝色的,像天空,像大海,像深邃的星河。

    “姑娘是?”

    “韩秋。”

    辜雀又想起了第一次与韩秋见面之时,与她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秋,代表着婉约的味道,寂寥的味道,颓废的味道,也代表着肃杀、死亡、陨落

    而此刻,辜雀认为,秋,代表着成熟、丰收、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这个患难多年、相依相守的妻子。

    无数的画面,涌上心头

    “记住,若是惧怕苍穹,便永远无法打破苍穹,成就不朽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万里如何?一域如何?一州如何?若你闻道,成就不朽,天地又如何?对于我来说,天地何小?我心何大?”

    “这一刀!我替他接!”

    “辜雀,可要试刀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我要杀你,你一定要杀了我!你会听我的话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不杀人,我就会死!”

    “是!我的确该死!天都这么认为,我不怪你。可要我顺天?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要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杀不了我的!但如果你要杀我,我让你杀。”

    “能杀我者唯你耳!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我的气息,有我眼睛的气息,我的眼睛,应该是你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根本不记得你是谁,我只是觉得你亲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生命对于我来说都和石头没有区别,我感受不到任何亲切,直到我今天看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的身体,或许,我真的很希望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白发不好看,有点显老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欢迎回家。”

    无数的声音在脑中回荡着,伴随着一幕幕画面,而最后一句话,是此刻的韩秋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她看着辜雀,道:“这片世界,我也该进一份力,还好我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辜雀心中发酸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在神魔大陆的时候,韩秋就一直保护着自己,一直到杀了通天教主之后,才离开罪孽森林,独自去渡劫。

    后来她成为了苦灯菩萨,也在最关键的时候送来了韩绝尘的三道剑芒。

    到了大千宇宙,她考虑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帮到自己。

    她常常对媚君她们说:“我不能松懈,夫君一个人在外打拼不易,我要在关键时候能帮上他。”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后来两次阻止法尊未来之光的暗杀,才有挖眼献命以保,才有冰冷的机械姬,才有那个杀戮机器,那个失去感情的韩秋。

    她成就了至尊,保护了神雀星,成就了混元大罗至尊,镇住了大千寰宇。

    如今,在最绝望的时候,又能突破至万道鸿蒙至尊,怒斩天道。

    辜雀心中有的无限的感动,不禁轻轻道:“你保护了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韩秋道:“所有人的功劳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,或许她也知道,一切都结束了,光明真的降临了。

    辜雀张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一堆患难夫妻,紧紧相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成为混元大罗至尊已经很久了,一直没有突破的征兆,我也是在世界逆流的奇迹中感悟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真的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天不绝你我,天不绝大千。”

    韩秋的语气,充满了自信和力量。

    她似乎一直都有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辜雀大笑道:“不错,天不绝希望。”

    星河璀璨,霞光万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,拉着手,漫步在这辽阔的寰宇中。

    他们笑着,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受过了太多苦,这时候,应该笑着,应该甜一点。

    寰宇的时空依旧凝固,因为大量的生机需要消化,需要合理分布。

    崭新的天道需要慢慢形成,一切都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辜雀没有着急,他和韩秋聚少离多,还有许多话要说,许多情要诉。

    从相识、相知、相爱、相许、相护奉献一切,有太多的故事要说。

    辜雀想知道韩秋在永恒文明吃了多少苦。

    韩秋想知道辜雀是怎么从头再来,蝶变成功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便这么走着,轻轻聊着过往。

    大道之风在吹,往哪里吹?往过去吹

    五万年后。

    神雀星,镜湖边上。

    辜雀躺在摇摇椅上,戴着墨镜,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听着四周叽叽喳喳的声音,不禁无奈道:“这是分别的日子,又不是相聚的日子,她们怎么那么高兴?”

    卡萝琳给他捶着腿,轻轻笑道:“因为你那些兄弟离开之后,我们也就该出去玩了呀,轻灵、蓝月她们想出去很久了呢。”

    辜雀哼道:“新纪元已经快一千年了,她们不办学校了?”

    “或许以后会吧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低声道:“你也知道,新纪元才诞生不久,无数种族、生命,要融入这个世界,合理分配,建立规则,太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“轩辕阔是想尽了办法,不断合理,不断优化,每天兴奋得很,但是时间终究太短了,还不够完善呢。”

    辜雀笑道:“他算是实现了他的理想了,规化整个寰宇的建设与发展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道:“是呀,长辈们都被他拉去了,连白虎圣君都不例外,没了他们陪,这里也冷清了不少,等顾南风他们走之后,我们的确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辜雀一阵头大,道:“这件事,再说吧我认为啊,最好还是再待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把头凑到跟前来,低声道:“夫君,你是不是还想再带一带神雀星这些年轻人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辜雀舒心一笑。

    他摸着卡萝琳的脸,忍不住道:“还是我家卡萝琳好,善解人意,温柔可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她们,韩秋就知道闭关闭关闭关,和芒一起形成闭关二人组,不喜欢吃不喜欢喝不喜欢玩,甚至还不喜欢和我恩爱,每次找她们,都要当孙子说好话,真是烦啊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笑道:“那你可以找媚君啊,还有沁儿,她们俩都喜欢做这种事呢。”

    辜雀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那也不能随时都去啊,我宠幸她们的次数,已经远超你们的总和了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摊手道:“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呀,溯雪姐姐要传道,离惘姐姐要讲经,轻灵、蓝月和耶梨就知道吃吃喝喝与玩耍,玛姬又到了觉醒的关键时候,已经找到了圣姬的一些遗留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火离儿妹妹要重振离火宫,实现她师尊红鸾宫主的遗愿,萧夤姐姐又想把阿鼻文明重新建立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有事做嘛,夫君你最闲,也要理解嘛。”

    辜雀叹了口气,咬牙道:“最可气的是,顾南风这群王八蛋竟然要走,老子对他们这么好,他们竟然想着跑路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抱怨了,跟个怨妇似的。”

    天眼虎的骂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辜雀抬头一看,只见顾南风等一行十余人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蠢虎非常不高兴,我们走了,就没人跟他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萧骨大笑道:“这王八蛋啊,以后只能在家里被两个老婆骂咯!”

    天眼虎气得大叫道:“别他妈叫老子蠢虎,不然我可动手了啊。一群上亿岁的人了,还闹着要出去闯,要拯救世界,要建立文明,要消除剥削,要见义勇为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以为自己还是少年啊?”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陪我喝酒,不好吗?”

    听闻此话,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义勇道:“辜兄弟啊,俺们会去同一个星域,在那里找到不同的星系,然后每人负责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年一次比较,看看哪个星系发展的最好,输了的就给我们倒酒一万年,直到下一次比拼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要来看俺们啊!”

    辜雀摆手道:“放心,咱是谁啊?至尊哎,穿梭时空分分钟的事,小问题啦。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顿时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十多个兄弟对视着,眼眶多少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分别难免有些伤感,但未来充满了美好。

    这一次,风往何处吹?往未来啊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镜湖彻底冷清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兄弟,全部走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长辈亲人,全部被轩辕阔拉去干活儿了。

    韩秋和芒在闭关,玛姬去了圣姬留下的遗迹。

    蓝月带着轻灵、耶梨去天渡文明玩儿去了,据说那边发展的很不错,是的天渡文明重新建立了,蓝魅生建立的。

    隔壁就是火离儿的离火宫,打着女权的旗号,最近势头正盛,竟然比天渡文明还火热,不知道是不是轩辕阔暗中帮了忙。

    神庭、神狱、拜血等文明也纷纷建立,拜煞、邛禹等人终究还是闲不住啊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为止,整个寰宇最大的文明,依旧毫无疑问——华夏文明。

    一个有着数位混元大罗至尊和九五至尊的文明,底蕴深厚到令人发指,可以说是神雀不出,无与争锋了。

    但辜雀并没有心情重建神雀文明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几乎算是这片世界的主人,三位万道鸿蒙至尊,又都是神雀文明的人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神雀文明一旦重建,就站在天地最顶端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稍微松懈,神雀文明必然腐败,必然剥削其他文明。

    不想那么累啊,也不想神雀这两个字被污染。

    让它留在历史中,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还有黑暗时代的话,那么可能,也会诞生其他的神雀文明。

    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对于辜雀来说,重要的是如何应付眼前的难关啊!

    卡萝琳攥紧了拳头,双目带泪,看着辜雀,咬牙道:“说吧,这种情况到底多久了!”

    辜雀低着头,干咳道:“那个几百年吧”

    卡萝琳大声道:“我们才醒来不到千年,你们就一百年了,辜雀,你何等无耻啊!”

    “不关师傅的事,是我们自个儿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被子里,传来罗鲤的声音。

    罗鱼也附和道:“是啊,我们愿意”

    辜雀摊了摊手,道:“你看到了”

    卡萝琳气得跺脚,大声道:“我要告诉媚君,气死我了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那个,卡萝琳,还是别了,我第一次与她们就是被媚君骗来的,她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她深深吸了口气,直接转头离去,留下冰冷的话语:“三年之内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罗鲤的头从被子里探出来,道:“师尊,怎么办啊?卡萝琳师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别担心,她心软,别说三年,三个月不见我她都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辜雀尝到了家暴的滋味。

    其他人根本没动手,就韩秋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,辜雀完全不敢反抗,活活被打了三天。

    然后被关进了小黑屋,要他面壁一年。

    生活,就是这般无趣啊辜雀在小黑屋中感叹着。

    同时也感叹,双胞胎真好。

    面壁的第八天,卡萝琳偷偷进了小黑屋,抱着辜雀不撒手。

    辜雀搂着她柔软的身躯,道:“还是你心疼我,知道我在这里过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低声道:“你这次太过分,韩秋妹妹才会大发雷霆的。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没办法啊,那俩丫头,心里早就容不下别人了,一亿年前就已经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拖着,也不是办法,还不如一鼓作气吃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无奈一叹,道:“这会不会是最后的了?”

    辜雀郑重道:“当然,绝对不会再有其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卡萝琳咬牙道:“可可为什么华夏文明那个娲皇至尊,三天两头就往我们这儿跑?”

    “你说风里希啊,她”

    “风里希,叫得可真亲热。”

    辜雀连忙道:“我发誓,我和她没有半点儿女私情,仅仅是基于大方面的聊天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门突然被一掌拍碎了。

    韩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“娲皇至尊来找你了,滚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曹操,曹操到啊。”

    辜雀皱着眉头,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娲皇至尊来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走了出去,在镜湖边,见到了亭亭而立的娲皇至尊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辜雀,她回头看了过来,笑道:“神雀,这一次我想问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辜雀疑惑道:“一直想问?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娲皇至尊道:“大千寰宇成功偷天,不但生机恢复到了刚刚诞生的时候,而且时空的边界也大了许多,拥有了上千亿年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,毕竟牺牲了洞喜子道君和原道之祖这两个和大衍有关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千亿年后,大千寰宇再次陷入极端枯寂,没有了他们,我们如何再次偷天?”

    辜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轻轻道:“这个问题我也想过,但我后来便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娲皇至尊疑惑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辜雀笑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或许是伟大的,但一定不是最伟大的,最伟大的人,最伟大的事业,以及最伟大的希望,只会在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依旧有灾难,而未来也有灾难的敌人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风往何处?

    往过去,也往未来啊

    又三千年后。

    辜雀等这一天已然太久。

    他从未忘记一些事情,也不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每一天都在等待着今天,只是之前的世界过于枯寂,而崭新的生机又还未真正温养好灵识。

    如今,灵识终于温养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距离分离,已经数万年了啊。

    辜雀站在大千寰宇之巅,道宫之上。

    无尽的大道自他体内涌将而出,在这片古老的世界中,探寻着每一寸土地,将那散落于人间的灵识,渐渐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寰宇的壁垒破开,一号飞了进来,笑道:“神雀,她的魂识状态很好,幸不辱命啊。”

    辜雀抱拳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一个白玉瓶儿从一号手中飞出,道则流转间,白色的光影,从瓶口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辜雀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将灵识、魂识两道力量慢慢融合。

    如今他有着磅礴且微妙的大道,这一切,早已难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一号悄然离去了,因为他已然看到了辜雀眼中的热泪。

    光影交错,生命在诞生

    扭曲之间,一道熟悉的身影,一张熟悉的脸,终于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辜雀看着她,已然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冰洛舒展了一下身体,看向辜雀,轻轻道:“夫君,你又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辜雀张了张嘴,如鲠在喉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冰洛的眼神无比清澈,但依旧是清泪滑落。

    她轻轻道:“夫君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辜雀点头,不断点头。

    冰洛又道:“夫君,世界还好吗?”

    辜雀再次点头,颤声道:“比任何时候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感受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冰洛的身上也在散发着白光。

    她看着四周的世界,然后缓缓朝辜雀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织,看到了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相爱的人,终于紧紧相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亲吻起来,此刻不再考虑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曾经的一切都在脑海中,现在的幸福都在掌握中,未来的一切都可以期待。

    无论经历多少苦难,多少悲欢离合。

    那些就像风,转瞬即逝,唯有那坚定的道,伟大的正义,真诚的爱,才是永恒的。

    而风又往何处吹呢?

    在心灵中,往过去吹,那是辜雀他们的传奇人生。

    在其他定义上,往未来吹,那该有崭新的传奇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未曾解开的谜题,未曾提及的一切,都可以随风而去了

    在一处生机勃发的星域,城镇刚刚建立,一切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一栋小屋内,初生的婴儿并未哭泣,只是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围观者疑惑之时,没人注意到,墙角有青莲绽开,道韵流转。

    风往何处?往过去吹,往未来啊。

    未来,一定更精彩。

    (全书完)?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nb88新博最新版APP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必威苹果客户端下载-必威体育看100wan点in-必威西蒙体育欧盟体育 必威体育快100wan点in-必威平台网址-必威app在哪里下载 新博瑞娱乐app-nb88新博app登录-新博天下娱乐招商 必威二维码下载-必威体育版-必威中国官网 新博游戏娱乐-新博网站号是多少-新博国际app下载平台下载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-必威平台是哪个国家的-必威体育app下载 必威首存豪华礼包-必威中文-必威是合法网站吗 必威手机下载版-必威体育西汉姆官网-必威注册方法 新博娱乐娱乐注册-新博官网娱乐-新博手机娱乐 必威西汉姆网页版-必威体育中文网站登录-必威体育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