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88新博最新版APP

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欢迎光临扔书网!
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玄幻小说 > 圣墟 >

新番外 那个人,新书5月1日见

     同原番外篇相比,大部分未变,局部做出修改,又增加了一部分内容。

    在红日喷薄中,林地缭绕的薄雾都色彩斑斓起来,空气很清新,混着花草的芬芳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座很大的道场,沐浴在朝霞中,那片占地极广的建筑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,山水长廊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这是楚风的归隐地,悬在诸世外,虽远离尘世喧嚣,但也未彻底与世隔绝,许多亲朋故友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时不时就去红尘游历,或看大世的繁盛与灿烂,或体味绝灵时代的艰难与困苦,从未远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道场深处,一头皮毛乌黑光亮的的大莽牛,顶天立地,展现本体,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耸入云,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它正在“晨练”。

    若是在诸世中,它这个级数的力量早已震碎苍穹,打穿到域外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毫无波澜,连地面都没有晃动,整座庄园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纵然一条像龙又像蚕的凶兽俯冲而来,再加上雪白的麒麟,道纹交织的异荒虎,还有返祖的斗战猕猴等加入进去,与那黑色莽牛切磋,激烈混战,此地也都没有任何裂痕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来,晶莹的湖泊中仙莲绽放,霞光冲霄,道纹交织,让湖面涟漪点点,清香随之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楚风在湖畔的药田中忙碌,手持玉锄剖开异土,亲自将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,等待它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“楚大人,您这茶树看着眼熟,是从叶天帝的药园中偷折下来的吗?”一个红衣少女蹦蹦跶跶,非常活泼的走来,大眼灵动而又狡黠,一看就不是让人省心的主。

    楚风闻言,脸当即就黑了,纠正道:“叶天帝自己送我的。再有,楚曦,不要乱称呼,让你父亲知道,保准打的你屁股开花!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跃,一点也不害怕,走过来热情的抱住楚风的一条手臂,道:“不让他知道!再说了,您这么年轻,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,总觉得暮气沉沉,显老。”

    遇上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后人,楚风倒也不觉得烦,而是很受用,默许她喊楚大人,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被人称呼为老祖宗。

    他一如过去,看起来不过是个清秀的年轻人,岁月无痕。

    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,时光河流对他来说,不过是美丽的景观,过去,现在,未来,都不过是一念间,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他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境地,他更愿意过返璞归真的生活,栖居田园,培植花草藤萝,饮一杯清淡的茶。

    楚风望向远处的园林,依稀见到几道婀娜的身影,正在采集仙花、道果等,她们准备亲自酿造化酒浆。

    纵然是他身边的人,那几位曾与他同甘共苦,闯过最艰难岁月的女子,虽实力远未至这个领域,但也依旧青春永驻,岁月难侵。

    楚风共有三个子女,多年过去,后人却是不少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很机灵的红衣少女楚曦,就是他颇为喜欢的一个后人。

    “楚大人,我和您说,我堂哥楚晓被人打了,好惨,脸肿胀的像个猪头一样。”楚曦小声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“楚曦,你又打小报告!”一个青年走来,鼻青脸肿,战衣破烂,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伤痕中有符号不时闪烁,这是暂时不能消肿的原因所在,对手很厉害,留下的道纹未灭。

    “居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难得啊,跟谁打的?”楚风问道,在这片安谧的小天地中,他封闭了洞彻万物真相与本质的感知,如果一切还未发生,便已通晓所有未来的轨迹,那对追求田园生活的他,就失去了原本平淡归真的乐趣与意义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选择,让生活回归本初,接近平凡,

    他不愿屹立在知晓一切、掌控所有的领域中,更愿意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身在人间灯火中。

    “叶家兄妹对我出手……”楚晓支支吾吾,很不自然,他一向好战,结果今天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觉得非常没面子。

    楚风惊讶,道:“你不是和那对兄妹中的妹妹的关系……很好吗?”

    楚曦道:“还不是怪他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,瞒着叶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。”

    楚风顿时瞪眼,这还了得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被误会了,实在太冤枉了!”楚晓愤懑,一副莫大冤屈的样子,道:“我是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,是他想与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苍游历。结果,被叶家的妹妹误会了,喊上她哥,将我堵在了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还不算完,叶家的妹妹说,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!”楚晓揉着肿胀的脸,面皮抽动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去喊人啊,叫上楚林大哥,喊上诺姐他们,也能凑上一队人马。”楚曦唯恐天下不乱,在这里乱支招。

    让楚晓悲愤的是,楚大人,这位老祖居然听的津津有味,那张清秀的面孔上满是笑容,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什么人啊?楚晓无语了,楚大人的心态是保持的太年轻了,还是太无良了?

    他不禁想到在红尘游历时听到的一些传说,楚大人当年似乎有不少“雅号”,什么楚魔,火化道祖,还有更离谱的,好像叫什么……人贩子?!

    尽管楚风平日封闭了洞彻一切的感知,可是有人敢琢磨他,暗中腹诽,那还是会第一时间生出敏锐感应的,知晓所有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,露出灿烂的牙齿,然后亲切的揉了揉了自己这个后人的脸,结果让他肿胀的脸颊又直接胖了三圈!

    楚晓顿时“热泪盈眶”,再也不敢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释清楚。”最后,楚大人才靠谱的为他支招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先击败她的几个族兄再去和她解释,不然,我不仅冤死了,而且也太没面子了。”楚晓果然好战,竟想藉此机会与对方切磋。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去处理吧。”楚风开始赶人。

    楚晓磨叽,不肯离去,道:“楚大人,要不您再开创一部更加强大的经文吧,再拓展出一条全新的进化路,我从头到尾跟着学。”

    “经文还不够多吗,以前的那些经书呢,你们练到尽头了吗?”说到这里,楚风数落他们,道:“那么多的经书,都哪去了,全被那只狗叼走了!”

    提及这些,楚风就脸色发黑,那只狗对经文的兴趣高的简直让人受不了,有无比严重的收集癖。

    ??最后,它竟然用成摞的经书筑了个狗窝,也不是要??练,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那些经文,我们也在学呢,早已倒背如流。”楚晓小声道。

    正说那只狗呢,结果它出现了,看得出刚从狗窝里爬出来,迎着朝霞张了个哈欠,它身后的经书在晨曦中则自动发出道鸣声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狗皇直接跳进湖里,撒着欢游了两圈,随后张嘴收走一条又一条硕大而晶莹又肥美的龙鲤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祸害,那是我刚从混沌河中找来的新品种龙鲤,直接就又被它惦记上了。”楚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久后,狗皇将龙鲤扔给刚晨练完的大黑牛、欧阳大龙、弥天等人,让他们烧烤龙鲤,它自己则坐等着。

    很快,腐尸与黎龘也出现了,手中拎着几头稀有的珍禽,乃是诸天绝佳的食材,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一群祸害!”楚风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狗皇在楚风这里,在叶天帝那里,在荒天帝那里,都有自己的巢穴,而且这个经文收集癖晚期患者,都是以各种经书筑的窝。

    它其实很愿意呆在叶天帝的道场内,毕竟??它那个时代的人大多都居住在那里,连无始、女帝也在,都有各自栖居的成片仙山与宏大的道宫等。

    然而,它对女帝有些犯怵,从来不敢久留。

    至于荒天帝的府邸,它去的不算非常多,但也不是很少。

    原本,狗皇就不敢在那里犯浑,一直很规矩与本分,所以不怎么担心被收拾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次,荒天帝的后人却是将它吓了个够呛。

    那是荒很喜欢的一位后人,兴高采烈,无比好奇,什么都请教,什么都问,问??它有没有道侣,有没有后人,最后更是神秘兮兮地问它,该族出产的皇狗奶怎么样?!

    “?!”狗皇当时脸就绿了,它没看那个混账小子,而是偷眼看向了荒。

    荒天帝没搭理他,但是狗皇似有误解。

    当日,狗皇夹着尾巴就跑了,好长时间都没敢再去做客,连那边的狗窝都荒废了很长时间,筑窝的至高经卷都快发霉了。

    所以,它呆在楚风这边的时间最长,天天在这边聚会与祸害。

    当然,偶尔它也会拉上九道一与古青,跑到红尘中去游历。

    楚风的隐居地、叶天帝的道场、荒天帝的仙乡,彼此相距都不远,皆悬浮在世外,三个道场连线是一个三角形,彼此等距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聚首很容易,连弟子门徒都时不时的凑到一起切磋,共同去各界游历。

    叶天帝的道场中,除却三座帝宫外,还有紫月宫、妙依净土等。

    但药田占据的区域最大,当中着实栽种了许多的异种,都极其名贵,世所罕见,有些更是孤品。

    比如悟道茶,这株古树被叶天帝自红尘中带入仙域,又进诸天,历经很多个纪元,此茶树早已进化到了通天抵道的地步。

    故此,这种茶叶常被用来招待荒天帝、楚风等人,女帝与无始就在这片道场中,更不必说。

    狗皇在这座道场的窝,就筑在药田边上,它居住这里时,每天都在望着园子流口水,但是却始终偷盗不得。

    当它想偷吃仙桃时,斗战族的圣皇就会站出来找它聊天,为它讲经,为他释道,折腾的它精疲力竭,最后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再者,药园子中的有些药草也是它招惹不起的,有些早已在无穷岁月前就已通灵进化为人形。

    比如,一株青莲缭绕混沌气,每当看到狗皇在附近转悠时,它都会化形而出,结青帝拳印,教育它做个好人好狗。

    琴声叮咚,悠扬悦耳,引来凰飞凤舞,白衣神王姜太虚正盘坐在湖畔抚琴,盖九幽老人则在谱曲,一个老疯子在琴音中舒缓的挥动拳印,一改往昔疯狂与霸道的姿态,无比的内敛。

    不过,当看到狗皇路过药田时,老疯子的拳印变了,再次凌厉无匹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狗皇莫名就被暴揍了一顿,嗷嗷直叫:“我这次真的没有去采药!”然而,老疯子不与它讲道理,拳印宏大,向前压去,狗皇咧嘴,惨叫着,一路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远方仙道帝光冲霄,撼动了世外,曹雨生也是段德亦是腐尸,状若癫狂,大叫着:“成帝了,我终于成为仙帝了!”这么多年来,他都快魔怔了,终于等到了破关这一天。

    附近有数人嗤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满头银色发丝的太阴玉兔自荒的道场中拔出一根硕大的萝卜,砸了出去,哐当一声,落在曹雨生的头上。

    一路逃到这里的狗皇,看到后顿时双眼冒绿光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它认出那可是正宗的紫金道参,二话没说,叼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清风吹过,火桑林沙沙作响,荒天帝的道场中像是染上一层晚霞,莲池中碧波荡漾,涟漪点点,半空中更是有紫气氤氲缭绕。

    在这里有火桑殿,有清漪净土,有云曦宫阙,蒸腾瑞霞,流淌大道光辉。

    荒的道场最为广袤,曾搬运来一片连绵无尽的大荒悬在世外,有个石村在山脚下,宛若世外仙乡。

    他道场中的仙药、道树等多为他的战利品,比如轮回路上的万劫轮回莲,厄土深处的神秘大道树,都被他炼去不祥,栽种庭院中。

    药田间,更是一有古蟠桃树,枝繁叶茂,它是曾经的盘王,有恩于年轻时代的荒,如今被荒请来居住在道场中,有时化形走出来去收拾药园子,有时也会去找荒下棋。

    此时,荒天帝正与在丰姿绝世的柳神对弈,孟祖师则在旁观棋不语。

    大荒中,动静很大,那是天角蚁与赤龙在大战,彼此整日切磋,不过大荒经过加固,又有荒天帝坐镇,纵然两人打的无比激烈,可是却连一座山头都不曾打崩。

    十冠王对那两个莽夫所在的方向摇头,他懒得动手,帝气弥漫,与重瞳者正在论道,也是一种切磋与对决。

    大荒中养着很多凶兽,每日都大量出产兽奶。

    当然,所有人都可以作证,这是给石村的孩子喝的,荒一脉所有孩童每天清晨都要喝上不少兽奶。

    楚风的道场中,除却他的闭关地,还有两座大道纹络交织的帝宫,那是妖妖与林诺依的坐关地。

    她们长居于此,彼此间时常论道。

    楚晓又一次鼻青脸肿的回来,毫无疑问,他再次被叶家的一群好战的年轻人给堵住了,那些人为了帮自家妹子出气,让他风光的体验了一次单挑……一群人的酸爽,被虐的不轻。

    楚曦小声嘀咕,给他出“猛招”,道:“我要是你,直接去叶家提亲,将叶姐姐娶回来,让他们都当你大舅哥,解决所有问题!”

    楚晓小声告诉她,短时间内楚家人最好不要去叶家提亲。

    楚曦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,这里面肯定“有事儿”,迅速追问。

    楚晓向四周看了看,而后神秘兮兮的道:“你不知道吗,楚大人似乎曾去叶家提亲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,涉及到了谁?”周曦顿时精神奕奕,大眼放光,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“妖妖大人!”楚晓谨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周曦顿时兴奋,催促道:“快说,什么结果?!”

    “据说,叶天帝的脸当时就黑了,觉得用万物母气鼎砸不解气,将荒剑都借来了,要砍楚大人。”楚晓说完后顿时感觉后脖颈凉飕飕。

    周曦顿时就激动了,恨不得当时在场,道:“我去,太劲爆了,楚大人什么反应,有没有拔天刀,或者动用的他的经天,纬地?”

    楚晓撇嘴道:“想什么呢,楚大人怎么可能还手?别忘了他的初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让人遗憾了,我很想看他们大战,想想就激动。”楚曦是发自真心的惋惜,就差扼腕长叹了。

    楚晓点头,也颇为认同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就感觉不对了,后背冒凉气,迅速回头,发现楚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,正黑着脸看他们。

    “自己选,是在时光炉中闭关五百年,还是去古地府中挖路八百载。”楚风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我们既不想烧成骨灰,也不想成为孤魂野鬼!”两人哀嚎,简直要痛哭流涕了。

    楚风露出白生生的牙齿,道:“听说,你们不少人都希望我、荒天帝、叶天帝大战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周曦顿时卖萌,大眼不断眨巴。

    “行,把他们都找来,我满足他们,告诉你们楚终极、荒天帝、叶天帝孰弱孰强。”楚楚风叹道:“今日当有实战,不然的话你们总是惦记。”

    楚晓闻言,顿时热血沸。连周曦都不卖萌了,第一时间喊人。通过这两人发酵,迅速将那群想看三大强者对决的人召集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楚风面皮抽动,不仅是年轻一代,连狗皇、腐尸、天角蚁、九道一、斗战圣猿、古青、黎龘等一群老家伙都闻风而动,全跑过来凑热闹,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一双又一双目光,实在太火热了,都恨不得看到楚风立刻付诸行动,与叶天帝、荒天帝开战。

    楚风很严肃,告诉他们,认为荒强的站在一边,认为叶强的站在另一边,认为他楚终极强的,挨着他过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三个阵营直接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楚风点了点头,然后,用手一点,荒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雷池,叶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万物母气鼎,而楚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金刚琢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、荒天帝、叶天帝,孰弱孰强,就看你们的表现了。”楚风说完,背负双手离去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终极为什么走了,留下他们一群人在这里,不少人顿时感觉不妙,抬头看向天空的刹那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雷池中,电闪雷鸣,顷刻间有光束降落,劈向荒阵营的人。万物母气鼎,有母气垂落,丝丝缕缕,向叶阵营的人压去。金刚琢转动,降下场域符文,如经纬线向着支持楚风的人缠裹而去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非那三件兵器的本体,但扫落下的雷光、母气、场域纹理,依旧让三个阵营的人惨叫,承受了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哪个阵营坚持的久,最后倒下去,那自然就是最强大的!”楚风的话语从远方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有种想吐血的冲动,想看楚终极、荒天帝、叶天帝大战,结果他们自身主动来应劫了?!

    一时间,这些人想到了楚风过去的那些“雅号”,还有什么可说的,只能腹诽,有的人他……一直没变!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?再深入腹诽的话,将楚终极过往的那些事在心底挖出来,被他感应到,估计他们会更惨。

    当然,在雷光、母气、场域符文倾泻时,有些人消失了,比如九道一、天角蚁、斗战圣猿等,毕竟是老前辈,楚风不好不敬,请去喝茶。

    至于狗皇虽然在摆谱,但楚风似乎……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大战结束后,告诉我结果。”楚风悠哉地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间,楚风在妖妖的帝宫谈古论今后,回归自己的居所,坐在石琴前,手指划过,叮咚道音悦耳,但是瞬间他感觉到了异常,眸子中划出冷电。

    然而,他并未觉察到有人接近。

    纵然他自封可洞察古今未来的感知,可是,一旦有变,他也能瞬间掌控一切才对,眸光转,枯竭大千宇宙、混度之外,目光注视,又能复苏所有,古今未来在他面前没有什么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可今天却出现异常,那莫名的感应在停止抚琴后霎时就消退了,那同样是祭道之上的生灵吗?

    但是,真有生物踏足祭道之上,他不会不知,如同对面而坐,这是一个一眼可望尽同行者的领域。

    诸世间与上苍等地,可以到这里访友的也只有洛、踏帝骨而回的黑暗仙帝等少数几人,但他们并非屹立在祭道之上。

    楚风放开感知,不再自封,洞察所有

    他直接从原地消失,沿着某种古怪的感应,一路追了出去,踏过上苍,进入祭海。

    仙帝不知道要走多少年的路程,相隔无穷宇宙,他刹那就到了,立足茫茫波涛上,注视仙帝献祭地。

    接着,他出现在祭海深处那座宏大的黑色祭坛上,荒与叶亦出现,显然他们都有异样感应,都来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自然不简单,涉及到了诡异始祖献祭的那个人,令楚风、荒、叶都为之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昔年,以他们可以掌握一切真相、追溯古今未来所有秘密的能力,在探寻诡异种族大祭的那个人时,却发现,一片虚无,什么痕迹都没有,这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今天,有了异常感应,他们都出现在此,无比重视。

    黑色的祭坛在冰冷的夜空下显得格外幽森,上面沾着血,不过都早已干涸,成为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都有传说,一旦踏上这座祭坛,自身便是祭品,连仙帝都再也无法回归,会血溅祭坛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对三人来说无意义,这世间世外,根本没有能威胁到他们的地方。

    忽然,他们逆着古史,看到了不一样东西,在那极其遥远的岁月尽头,一片高原上有个小院,伴着湖泊。

    湖中有一株莲生长,送出清香,随着岁月流转,它发生变化,成为万劫轮回莲?!

    本是普通的莲,当经过一个人的点化,它竟发生那种超越普通人想象的蜕变。

    楚风、荒、叶都皱眉,他们不是没有追溯过万劫轮回莲,但都只是看到??它蜕变的过程,没有看到那个人,直到今天,才有这种发现。

    那个人转身进入了小院,咳嗽着,似乎……身体有问题?到了这种层次,居然还会有恙,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院中,有一个粗糙的石磨盘,如同普通农家用的实用器物,楚风一眼认出,这是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磨盘。

    院中的人盘坐在那里,正在抚琴,是一张……石琴!

    叮咚的乐声,难掩他的疲倦,他脸色苍白,带着病容,原本应该很儒雅,但现在看他缺少朝气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这个人的面孔与楚风、荒、叶都颇为相像,三天帝长相有些相近就曾惹人心中怀疑,现在又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有个火炉,用来烧茶水,同样是实用器,那是时光炉。

    院中有一株花,凋谢后化成种子,又开始重新生长,面色苍白的儒雅男子抚琴赏花,本是悠然自得,但他身体每况愈下,不断蹙眉。

    楚风大受触动,曾只是观赏之花,竟成为后世花粉路源头的种子。

    显然,那株花在当年也不凡,深受男子喜爱,栽种在院中观赏。

    最后一切变了,男子的口鼻间流出黑血,身上有灰雾缭绕,他的身体越发的不行,不断咳嗽。

    最后,他竟腐烂了,身上有各种问题,全面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他一声叹息,虚弱无力的自语:“我……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接下来,他出门,在高原上炼制青铜,凿出石罐,然后将自己焚烧,骨灰落入罐中,没入三重铜棺内,葬在了高原下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高原塌陷,铜棺露出地表,在地势变迁中,棺盖开了,石罐中的骨灰洒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后,无穷岁月后,终于有外来人出现在此地,似知道危险,躲在密闭的棺中而至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依旧被侵蚀了,沾染上了高原上的骨灰,发生诡异蜕变,都发疯了,震碎了万劫轮回莲,让它寂灭无数个纪元,又震裂大地,小院中的器物等飞落向各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还真有这样一个人。”楚风感叹,只是此前他们为何乎追溯不到?直到今天,立身在此,才看到了岁月长河中的往事。

    这时,在那冰冷的黑色祭坛上,突兀出现一道身影,很模糊,声音沙哑,宛若厉鬼在低语:“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诡异族群献祭的生灵吗,也是他们所忌惮从而一定要找到的人?”叶天帝平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恶意。”那黑影低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一阵让仙帝都要心悸的波动过后,他的身上突然长出浓密的红毛,他的眼窝中呈现出死鱼般的眼白,他的口鼻,他的双目中,开始流淌黑血,他满头的发丝开始枯黄,他的体外有灰雾弥漫,整个人散发着最为浓烈的诡异气息,极其恐怖!

    都长毛了,都流黑血了,还说没有恶意?这是诡异力量真正的源头所在!楚风冷冷的盯着他,想出手,那便战就是了!

    “小友,你们误会了,这个样子并非我所愿,而是我以前的本体就如此,病入膏肓,最终焚了自己,自此万古皆空。不过,不知何时起,不时被人献祭,时至今日,我渐渐聚来一道影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就又虚淡了,只剩下一道黑影,穿着破烂羽衣,立身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荒天帝问他的来历与根脚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一片虚无,少有记忆,我之后,便是你们的世界,如你们所见,所经历。有人献祭,我自冥冥虚无中凝聚。”他竟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厄土深处,诡异族群的几大始祖,他们的力量都来自你身上的各种不祥症状?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黑影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,黑影身上流淌黑血,滴落脓液,都是各种病创,竟是不祥力量的各种源头?这着实惊人!

    “你也是青铜棺的主人,当初里面葬着你?”楚风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模糊的原初记忆提醒我,当年我病入膏肓,迫不得已焚了自己,骨灰入石罐,置于三层铜棺内,埋入高原。”黑影点头,这是他对自身来历的有限认知。

    楚风凝视,这的确就是他们刚才在岁月尽头追溯到的那个人,其来历有些莫测!

    三位天帝有些沉默,诡异生灵,不祥力量的源头,恐怖的高原,所有这一切都根源于这个人。

    若在古史中所见非虚,还真不能怪此人,而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,其骨灰也是意外洒落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对现世早已厌倦,对你们并无恶意,也罢,呼唤你们来此,就是想请你们出手帮我解脱。”

    楚风叹息,他忽然觉得此人很是可怜,不知道过往,一念回来,却也是毫不留恋,只想彻底解脱。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昔日的一切毫无印象了吗?”楚风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片虚无。”黑影摇头。

    此时,他别无所求,只愿尘归尘土归土。

    “从哪里来,却不见得能回哪里去了,但我早该消亡,不应存在。”黑影再次要求他们出手。

    荒天帝、叶天帝、楚风皆沉默,在昔日他们就已经推测出,他们三人长相相近,都与铜棺之主有些牵连,因为都曾长期伴着铜棺与石罐,被莫名力量潜移默化,影响了五官。

    今日相见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前辈,关于过去,你连点滴都不记得了吗?”楚风很想知道他的过去,道:“比如轮回,我曾发现,残余伟力可能与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地府轮回路,似……是我走过的路。”黑影努力想了很久,才说出这样的话,究竟是发病前,还是发病时走的路,他无法还原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落到这步田地?”

    在三位天帝看来,这根本不可思议,祭道之上,还有谁可伤,还有什么力量可侵蚀?

    三人都在皱眉,黑影只是残留,生前那个人是谁,来自哪里,分明无比强大,竟会“病入膏肓”。

    关于他的来历,以及曾经的过往等,无从探查,在今日之前,纵追溯古史都找不到他的真身痕迹。

    “漫长岁月以来,我也在问自己,我是谁,但没有记忆,想不起过往,毕竟,我只是一缕模糊的影,不过,我的残碎推测或许对你们有用。”

    黑影平静道来,或许他在祭道之上又去祭掉了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也又再祭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想要太多,或许我什么都不想要,希望丢下一切,可惜,我都遗忘了,以朦胧中最后的一点感知推演,我似从无到有,又从有到无,如此再到有,更迭往复,我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些话,就不再开口了,请三人帮他离世。

    “前辈请上路!”

    最终,三人选择出手,在璀璨的光芒中,那个黑影被淹没了,熊熊焚烧,所有诡异物质都被点燃。

    三大天帝联袂出手,古往今来没有谁可以抵挡!

    纵然是所谓的不祥力量之源头的物质也成灰,净化,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黑影模糊,消散,从此不见。

    三大天帝追溯,无论是过去、现世、未来,都没有黑影的踪迹,也见不到他真正的前身,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又要写一次感言了吗?发愁,我居然要写两次完本感言。5月1日再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必威苹果客户端下载-必威体育看100wan点in-必威西蒙体育欧盟体育 必威体育快100wan点in-必威平台网址-必威app在哪里下载 新博瑞娱乐app-nb88新博app登录-新博天下娱乐招商 必威二维码下载-必威体育版-必威中国官网 新博游戏娱乐-新博网站号是多少-新博国际app下载平台下载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-必威平台是哪个国家的-必威体育app下载 必威首存豪华礼包-必威中文-必威是合法网站吗 必威手机下载版-必威体育西汉姆官网-必威注册方法 新博娱乐娱乐注册-新博官网娱乐-新博手机娱乐 必威西汉姆网页版-必威体育中文网站登录-必威体育游戏下载